海贼的悠闲生活

武侠古典 admin 暂无评论




 

  这样大规模的出航准备,即使刻意隐瞒,也是瞒不住的。所以为免德川水师可能进行的拦截,在黑白回来的晚上,五艘船就悄悄的扬帆出海。

  癸懒扬扬的躺在鲸背之上,身后跟着在裸泳的众女奴与女人们,独有薰一人没有下水而已。

  在柔和的月色之下,看着那些像海豚一样跃出水面,扬起一片水花,又再插入海中的白亮裸身。之前的奋战,就是为了换取这个悠闲时刻的代价吧。

  海水湿透着全身,鼻中是海风的咸味。随着鲸身浮沉,身体时升时降,好不舒服。

  只要有黑白这家伙在,根本不用担心海里有鲨鱼或其他危险生物的,它就是海中最高等级的杀手。除了浪太大的日子,只要有它在随时都可以落海游个够本的。

  看着海面上微闪的一道亮光,癸在鲸背上一拍,黑白这东西不爽的尖叫了一下,还是丢下那班陪它共泳的美人鱼前进。

  亮光所在的是一艘小舟,上面坐了一个身着夏季浴衣的美妇,政宗的面色慈祥和恬静。

  “好大的一条鱼呢!”

  “政宗也会对它好奇和有兴趣的吗?”

  “我还很年轻呀!”

  “对啦。”

  “纵然不能让父亲整天陪着孩子,但是我还想跟他提一下自己有多出色的父亲,好勉励他向上呢。”

  “哈哈!我可不是值得人学习的对象!”

  “已经三个月了。”

  政宗松开腰带,把浴衣左右拉开,展露出健美动人的身体。

  癸心中感受到一股安详静谧的美态,伸手按在还没变形突出的小腹之上。在政宗体内强大的真气之中,有一股微弱的气,还有很轻微的心跳声。

  感到自己生命的延续,癸内心一阵感触。到这一刻为止,他才有一种自己得要对这生命负起责任的感觉。

  “虽然未知是男是女,但起名时把华香两个字选一个来用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看着癸眼中满是忧伤和回忆的眼神,政宗重新掩好了衣服。

  “纵然称霸一方也好,我却不是一个好的妻子与母亲,但是这次我会为癸与腹中的婴儿做到最好的。”政宗微微一笑,随手一掌击在海面上,让小舟漂回岸上去。

  “我回来时,就宰了德川家康,和小孩与你好好的共游邪马台帝国一次。”

  “唔!我会静心等你回来的。”

  一舟一鲸逐渐远去,癸感到有种后悔,若是当日让华香给自己留下一点血脉就好了,只怪自己当时太陶醉于二人世界之中。

  “回去吧!”

  坐在鲸背上的癸,朝着五艘巨舰旁的美人鱼群前进。她们所在的地方,目前就是癸的家。

  幽暗黝黑的房间内,有着多座烛台,燃起了昏黄的灯光。房中有着异样的臭味和气味,混集在一起的气体,闻起来感觉很怪异,作为背景音乐在演奏着的是连绵不绝的女性呻吟和惨叫声。

  茧身穿纯黑的忍者服,头戴草笠,加上掩面的黑纱,手掌还有手套,整个人黑漆漆的,一点肌肤也不露出来。她还准备了一包恶心的干硬动物粪便来掩饰自己的体香。整个人一团黑暗,让人对之燃不起一点情欲。

 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,茧绝不想变成外曾祖父,魔君德川家康的“食物”。

  “真是一点用也没有,不过是杀过小小的丰臣残党,把规模弄得那么大,还损失了二万兵马。”

  茧害怕的辩护道:“有一万五千人是服部……”

  “我在说话。”

  眼前的巨蛙,就是魔君德川家康了。不是说他胖成一只青蛙,事实上他全身暗绿色满是斑点的身体,还有整个头部的形状,都完全是一整巨型的青蛙。但是在这张巨大蛙脸的额头上,还保留有家康作为人类时的脸。

  唯一不像青蛙的,是它的手指是分开的,而且有爪,以及身上披着的衣服。

  “为了挽回你们的过失,知道我动用了多少钱吗?”

  “一生气,我就肚饿了。”家康拿起地上红红白白的东西一下就丢进了蛙口之内,发出难听恐怖的咀嚼声。

  茧的头低得不敢抬起,直缩到自己的脚指上,身体不自觉的抖起来,无论看多少次,这种场面还是恶心可怕。

  地上那些红红白白的乃是女人的胴体,或者更准确的说法,曾是美女身体,扭曲变形的四肢,生前曾多处骨折,身上有着利爪留下的血洞。有好几具连乳房和女阴都被剜掉了,雪白的肌肤上沾满着暗红色的血污。

  “应过先去骨才好,虽然我可以连骨头也吃下去!”蛙爪从巨大而内里满是碎肉的口中,抽出一根根连着血肉的白骨。

  “吃得那么辛苦的话,何不叫魔界人厨来替你去骨起肉,他的手艺可是顶级的。”插话进来的这把声音,带着磁性诱惑力,而发话的是一名有着强健结实的身体,肌肤白至像冰霜一样的美男子。

  “多谢森罗殿下介绍了。人厨那家伙,随随便便煮一个人来吃也要几天,未等他煮好,我都要饿死了。”

  “那还真可惜呀!”

  “不然喝喝奶也不错。”

  在木造的这间巨大暗室内,特意用大理石建了一个浴池供这位美男子洗澡。

  他在洗的乃是人奶澡。身旁围绕着十多名孕妇,当中有十四、五岁的少女,到刚四十的艳妇也有,唯一的共同点是她们都相当美,而且顶着一个圆鼓鼓的大肚子,在拼命挤自己胸前的奶。

  一条又一条乳白的奶柱,交叉射在美男子强健有力的身体上,看起来妖异凄艳。

  而一班孕妇面上全是害怕和担心的眼色,她们既在拼命挤奶,又担心自己今后会没有奶水。

  在孕妇们后面,有着相同数目的忍者,他们均手抱婴儿,害怕得大哭的婴儿只能张着嘴干喊,可是却毫无声音,被下了忍术的婴儿根本发不出声音来。

  “好像有人藏私,奶柱变弱了一点呀!”美男子微感不满的怨叹。

  即时的,负责那偷偷挤少了奶的孕妇忍者们,立即将婴儿的脚撕了下来。

  婴儿更加痛苦的在哭,可是连受害的母亲在内,所有孕妇都在拼命的挤奶。

  再也不敢有一点留情了,保着小婴儿的命,比让他们吃饱更重要。

  “别哭嘛!小婴儿死了的话,再生就是了!何况维持你们一直有奶水供应,就要一直要生个不停呀!”

  视人命如草的美男子,却用慈祥温和的声音对脚被撕掉的婴儿母亲说话,而那位母亲连哭也不敢哭,只能默默垂泪。

  “啊!全身都是奶水的香甜气息!”美男子愉快的追逐着奶柱来喝。

  “家康!”

  “是……是,森罗殿下有何吩咐。”

  “丰臣这种小丑,杀不杀得到,就像一只小虫一样无损大局。麻烦的反而是政宗,我们的亡灵大海啸计划,人类畜牧计划,在每一个国家都分好了配额,你若是误了事的话。”

  “放心!森罗殿下尽管放心好了,我家康一定会达成目标的。我一定会把国家内的家畜饲养得又多又肥,绝对不负所托的!”

  “你别只顾着嘴巴说。我杀一个人,最少生十个出来。我的兴趣也不影响计划。可是你呢!动不动一天就干死三、五十个女人,一年下来足足牺牲掉一万人以上。而为了得到这些女人,你又另外杀了多少人。”

  “呵呵!这点请殿下放心,家康懂得节制的。要知这天下的太平盛世都是多亏我德川家,那些家畜不是说,只要治理得好谁做将军都无所谓的吗?虽然我一年就吃掉一万人。可是他们繁殖的速度还真快呀!而且考虑到要培养行刑队,也得喂他们吃不少人呀。”

  “你知分寸就好。对我你还有话好说,但要是激怒了万象大王的话……”语气中非常替家康忧心,可是眼中却全无此意,被称为森罗的美男子,依旧玩弄着孕妇们的美乳。

  “让茧这样听我们的计划好吗?还是你想也把她拉进魔界!”

  茧听得浑身颤抖,面对这两个凶魔,就算自己的护卫是柳生十兵卫,她还是毫无安全感。

  一把激动哀怨的女声急道:“不行!你们绝对不可以伤害茧的!”

  “啊呀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成熟美艳的德川千姬,双眼中满是迷茫的神色,时而露出因快感而痴狂的神色,时而痛苦得高吭悲呜。

  白腻的成熟肉体上衣衫全无,双手被捆绑高吊起来,身上流满了汗珠。两团硕大的巨乳,对比起那瘦弱的柳腰极为触目,乳房之大,远在一只汤碗之上。而她的下身是浸在一个巨桶之内,里面满是叫人恶心的虫和蚯蚓类的东西,彻底覆盖着她的下半身,而且不断的向着她的后面的肛门和前面的阴户插入,把她涨满得难受痛苦死了。

  “呵呀……啊……”

  发白发青的脸色,时痛时狂的神情,茧看得心都碎了,可是她甚至不能让自己显出一丝在意,以免家康顾忌自己,因为自己有多爱母亲,就有多恨他。

  “母爱真伟大呢!竟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一整句求饶的话!”

  “对呢!森罗殿下。只要千姬在这里,茧永远不敢背叛我的!”

  “总之,只要你能增加人口,把邪马台帝国的人口增加几倍,达到配额的要求,多出来的你杀多少也没问题。”

  “是。”边说边吃的的家康,这时已把那些被他干死的女尸都吃掉了,在身旁堆起一个用白骨与肉碎砌成的小山。

  亡灵大海啸计划、人类畜牧计划。茧知道不少,想到外面那些自以为是的,把对母亲的诋毁和攻击,作为聊天题材的人,无论他们得到什么下场都不会让茧心痛,反而会有一种复仇的快感。

  可是面对母亲被折磨的场面,她身为女儿,却什么也做不到,让她在内心恨极了自己的无能。

  接下来森罗以诡异和憎恶的神色道:“茧,给我报告一下,那个叫癸的是什么人。”

  “是。”茧看着他身旁那隐在厚从长袍里的暗夜妖姬,眼中流露出期待和焦急的眼色。

  这一男一女的关系,茧不是太清楚。只知道森罗迷恋妖姬,可是却一直没有硬上了她。而暗夜妖姬,的确是相当出众的美人,而且脸上永恒的挂着悲哀的脸色。今天茧是第一次看到她除了哀痛森罗和家康的残暴外,还会有这样的表情。

  随着茧形容着魔刀火枪的形状,森罗的神色就愈发变得恐怖,而妖姬则愈显得欣慰。

  “卡尔……”

  妖姬在口中低吟着这个名字,哀痛的脸上中却有着幸福的神色。而相对的森罗则狂怒的睨视着她。

  在说到癸有一条杀人鲸黑白时,这个情况就更严重了。

  最后当形容到癸本人时,森罗的怒火简直到了不能自制的地步。可是当妖姬听到癸身边有着众多女人时,却显得又是难过,又是遗憾。

  “你想他来救你吗?”

  “我不敢这样奢想,卡尔连我在这里都不知道,可是他从没输过给你。不,应该说你一直是他的手下败将。”

  “那也是我转生前的事了。我现在是魔界中人,是万象大王手下掌理亡灵大海啸计划与人类畜牧计划的总管。我只要一句说话,就可以保证把他的人头放到你面前了。”

  “但是在卡尔眼中,你还是那个可悲的……”

  “住口。”狂怒的森罗大喝一声,“妖姬,给我回房里去!”

  森罗健美赤裸的强健肉体跃出浴缸,而孕妇们则满脸喜色的用舌头替他舔干身体。因为森罗提早洗完澡的话,她们就有足够的奶去饲婴儿们了。

  “请森罗殿下好好休息吧!我早已准备好各种的招待,好让殿下尽情享受的了。”

  家康像只狗一样的拼命向森罗示好,而心情不爽的他理也不理的走出暗室,而妖姬则已先行一步离去了。

  嘿!这喝奶狂。家康在内心咒诅着,让孙子家光担任表面的幕府大将军,而自己却作为邪马台帝国的实质统治者。可是他还得受这魔人之中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家伙去控制。

  想到为了执行他的两个计划,自己将遭到的损失就不爽。更可恶的是,他只要身为魔人之一,不能背叛森罗还有他背后的万象大王。以他家康这样的身份,在这场争霸天球的仙魔大战之中,也只能担当一个配角。

  家康现在的这种种不满,只能用孙女千姬来发泄了。 

第七十二节

 

  巨大得足以把人卷起的深红巨舌,从蛙口之中伸出,让茧看得毛骨悚然的在抹嘴。

  红影一闪,巨舌已将千姬从装满虫和蚯蚓的巨桶内抽了出来。在洁白动人的丰润裸身之上,肛门和阴户都被将开至极限,分别插了好几条又长又肥大的虫和蚯蚓进去。

  那画面叫茧看得又恨又怕,看到母亲受辱,她的内心像被撕裂一样的痛苦。

  “啊啊!啊啊啊……”

  可怕的蛙舌粗糙濡湿,毕直的向上扬起又再卷下来,就将玩摇摇一样,只是现在玩的是自己的亲生孙女。沾满女体浓郁果汁的虫和蚯蚓,从肛门和阴户中掉到了巨大的蛙口之内。

  “唔!好味,沾了千姬淫汁的东西,永远是最好吃的。”蛙面额上那张一人脸,眉飞色舞的在得意大笑。之后巨舌一伸,将千姬伸到了茧面前。

  “茧!今次就饶了你。因为若是把你处死了,就不好玩了。你母亲还是得有你在旁边看着,才会有最好的反应。其实我也可以让你和母亲一样的,很多年没看到你衣服下的肌肤了,但你的姿色总不会比母亲差吧!”

  “不行!你不可以碰茧的!绝不可以,你……你想怎样对我也可以。”

  “呵呵呵!什么你呀你呀的。干得少了,就开始不听话了,要叫爷爷或者家康哥哥!我早就想要一起操你们母女了,不过千姬是我的孙女,而茧既是我的女儿又是曾孙女。你们应该算是母女,还是……呵呵!乱伦的刺激就在这里,把所有辈份都弄得一塌糊涂,连我自己都弄不清,那才叫人兴奋。”

  茧恨得银牙咬碎,双手紧捏成拳。她的理智在告诉自己,时机未至,不忍耐下去的话,自己也只会和母亲一样陷进这活地狱之中,但是她的感情实在快承受不了了。

  巨舌又再收回,将千姬举在半空之中。家康用巨爪的手指弹在那肥美的屁股之上,弹在屁股之上的手指,威力等同人类用手臂的全力掌刮。

  “啊啊……”悲凄的叫声响彻在这漂荡着血腥味、淫液味和奶香的房内。

  千姬面容扭曲的看着茧,只要为了这女儿,无论多少罪孽她都会承受下去。

  巨舌在白腻丰满的肉体上卷动缠绕,一大股透明的液体不断的滴落血污满布的地板之上,分不清是家康恶心的口水,还是千姬的香汗与美丽花园中的爱液。

  “千姬!下次不要做坏事了,弄得爷爷又要打你的屁股。”

  蛙面上那张人脸在慈祥的苦笑,可是衬托起他那可怕的蛙身,只是叫人恐惧得发抖,和恶心得想吐。

  “看红通通的,像个猴子屁股一样,多可怜。”家康的巨舌在被打得赤红的屁股上,疼惜的来回蠕动。

  “轰!”

  巨腿全力一蹬,九成半像蛙像兽,只有半分像人的家康,降落在茧面前,被深红巨舌缠绕,身上湿湿滑滑都是恶心唾液的千姬就被放在茧眼前。

  “这次没有受伤吧!”纵使在这个时候,千姬仍然温柔的探问女儿。

  “唔!”几乎要哭出来的茧,拼命摇头。

  “没有就好。”

  “呵呵!”恶心的大笑又从蛙额上那张人脸发出,“千姬,很久没有走你的后庭了,这次茧犯了大错,你愿意代女受责吗?”

  “愿意。”千姬悲痛的答应,可是身体已怕得颤抖。

  “不可以!”

  茧再也受不了啦,将随身密藏的十字镖拔在手上,就想朝眼前的怪物刺去。

  但是在她能有所动作之前,一股劲风过去,茧已像断线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,而停在她刚才位置上的则是家康的巨爪。

  撞在墙上之后的茧,身心好像被震碎了一样,但是她仍然万难的站了起来,戴着黑手套的手擦拭着嘴角的血液,再次走回到母亲的面前。

  “对不起!父亲大人!”茧好不甘心,这只恶心的怪物,她内心绝不承认有这样的父亲。

  “呵呵!好,继续继续。我就是喜欢做母亲的千姬叫我爷爷,做女儿的茧叫我父亲。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月读巫女们给我准备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在家康的命令下,一直隐伏在暗中,个个貌美如花,身穿上白下红的圣洁巫女服的巫女们登场了。

  巫女们迅速的各就各位,结成阵法,以千姬为中心,包围着家康和茧。巫女们念咒的声音犹如山林中的百禽和唱,此起彼落的歌声优美动人。

  这是邪马台帝国极为高等的治愈法术,一般人根本无从得知。不久千姬的身体即发出柔和的金光,肌肤变得健康光泽,面色红润动人。

  “呵呵呵!我花费巨额投资落月读神宫,为的就是这治愈术。”

  家康玩弄着下体的阳物,或许那里本来就小如虫吧,在巨大的蛙身之中只占极小的比例,但以人类的角度来看仍然极为可怕,那里足有人腿那么粗。

  “妈妈!”

  茧悲哀的抱着母亲痛哭,为什么自己生在这种地方,如果丰臣家没有灭亡,如果自己像薰姐姐一样,是母亲与丰臣秀赖的女儿那有多好。

  “别哭!不用为我担心的。”

  巨大的阳具朝天高举,青蛙的巨爪撕裂了的千姬的菊穴,温热的鲜红喷洒出来。

  千姬面色尽去,白如冰霜,在极度痛苦之中,她还极力不让五官扭曲,以免茧看得痛心。

  可怕的阳具插入进菊穴之中,以鲜血为润滑,让她浑身激动的剧震。

  “妈妈、妈妈!”

  茧伤心至极的抱着母亲,而千姬现在只能张大口呵气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家康在进入之后,暂时停止了动作。而巫女们的咒语念得更急更快,浑身香汗淋漓,强大的咒力让被撕裂的肛门重新愈合,紧包着家康的阳具,只是整个雪白的臀部己变得全都是血了。

  “呵呀!呵呀!好紧、好窄。我就是喜欢操千姬的后庭!”家康的蛙脸和其上的人脸同时得意的淫笑着,快乐得犹如羽化登仙一样。

  每一下的进入和后退,都再一次的撕裂了肛门,让千姬鲜血泉涌,而当阳具停顿下来时,肛门又再重新愈合。在巫女们的咒力之下,这足以致命的肛交持续进行着。

  “妈妈!我见到姐姐了呢,她好关心你呀!还要我代她问候你,只是可惜现在我们是敌对的,但是姐姐真的好想来见母亲大人的。”

  茧把母亲的面颊温柔的埋在自己胸前双丘之上,诉说着薰是如何的美丽,把薰说成无比的关心千姬,一点也没有相信世上的那些流言蜚语。谎言和夸大是茧唯一能对母亲作出的安慰。

  而这时的千姬,身上汗出如雨,整个人在剧痛之中不断颤抖。

  “呵呀呵呀!”家康淫秽的大声一叫,最后一次的抽出阳具,将像山一样多的精液洒在茧最爱的母亲身上。

kkbokk.CoM

  看着那些污秽白浊的精液,茧在内心发誓,就算与魔鬼联手,都一定要亲手斩杀魔君德川家康的。

  不管母亲身上的精液有多脏多污秽,茧抱着全身赤裸的母亲,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对她的爱意展露出来。

  直到在强大的咒力之下,母亲被撕裂的下体再次愈合为止,丰满圆润,成熟美妇动人的胴体上,沾满了母亲的汗与血,以及那恶魔的肮脏体液。

  “薰……茧……”在昏迷之前,千姬只能迷糊的这样叫着。

  内心苦痛至极的茧,想着自己何时才能将母亲大人自这个地狱之内救出。

  “可惜被那个薰走脱了。算来她也是我的外曾孙女,呵呵!将来等她再回到邪马台帝国时我一定要捉住她。到时同时操你们三母女,一定爽毙了!”魔君家康得意的对着茧淫笑。

  天上浮云流动,蓝天艳阳。海面上波涛平稳,波浪不强不弱,上下均是一片蓝。

  迫满着杂兵团的两艘船,在地平线的后方尾随着,而载着近卫营和癸与众女的三艘前卫舰,正在乘风前进。

  海上,黑白正和一众美人鱼们在追逐不断。癸悠闲的坐在船边欣赏着下面的旖旎风光,在水中穿插游泳的除了他的女人与女奴之外,还有不少新召募来的女兵。虽然干不了那么多人,但是欣赏一下满海春色也不错。

  “再来一杯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身上只有项圈和包着下体的丁字裤,爱水揉捏着自己的双乳,将奶水注满杯中,香甜的奶汁芬香扑鼻。

  “呀!人生至此真是一乐也。”

  在旗舰的旁舰上,入道和甚助卫门正在全力比试,给新兵们指导。而癸则当是武术表演来欣赏。入道这大山婆女尼倒算了,但是虽然没得到始终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甚助卫门这美女,但能欣赏到她忍者服下动人的姿体美也不错。

  身着忍者服的梨花与身穿三点式盔甲的成美分别护卫在癸身旁。

  “喝一杯如何?薰!”

  “唔!”

  薰忧愁的摇着头,手上拿着茧交给她,母亲以手代笔所写的血书在看。

  “茧不知怎样了呢?母亲她又怎样呢?”

  “即使担心也没用呀!要救薰的母亲,只能待我们将来再回来了!”

  “我那样错怪她,好惭愧呀!”

  “不用惭愧的。女人的幸福就是男人嘛!若是我把茧和千姬都收进来,和你们母女三人一起亲热的话,就是最大的幸福了!”

  “茧就算了!但是,母亲的事就拜托癸了!”

  “咳、咳、咳……”正在喝甜美人奶的癸大声的咳了出来。

  “对不起!刚才只是在性方面小小的妄想一下,在床上享受母女间的亲情,我是很想试试。但是,薰不用那样认真的。”

  “不!我是说认真的。茧的事可以不管,但母亲的事,我想就要拜托癸了。

  要治疗她的伤痛,除了我们两姐妹之外,还是得要一个男人的。”

  “这样吗?那我会为此而努力的!”

  “下一步,我们去那里呢!癸。”

  “离开邪马台帝国之后,暂时预定先到神州国。那里除了是青雾、青霭她们的故乡,也有一个我想找的人。为了我们将来成军建师,打回邪马台帝国,是很需要那个人的力量的。”

  “希望那一天会早一点来临就好了。”

  “一定可以的。”

  “薰!就在这里我们温存一下如何?”

  “你别色了。这里是甲板上呀!这么多人。”

  “谁想我和做的。”

  癸一问,梨花和爱水立时举手。

  成美道:“如果和梨花一起的话,那也算我一份。”

  “看!我下身的那一根可是很忙的,若是不抢先的话,可要轮很久的呀。”

  “早晚我要青霭教我她那招封龙印,看你现还能得意到何时。”

  “别那么拘紧吧!不肯在甲板就在海里做吧!”

  癸一把拉着薰,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,二人一起投进了海中。

  “你呀……就不能正经一点的吗?”

  看到主人的加入,沙也加、春心、乱、觅十兵卫立时游了过来,至于那些全裸的女兵们,则既羡又怕的避在外围。

  “听好!今晚下面的小嘴想吃个饱的人,现在有机会了,谁能脱到薰身上一件衣服的话,我保证喂得她饱饱的。”

  薰的水上功夫不弱,可是一落到水中,内力的重要性就大减了,虽然地位不同,但四女相视一眼都朝着薰扑过去。

  一时海中的脱衣游戏激烈的进行着,不过薰可是非常不利,因为其他人根本没衣服给她脱,而她又以一抵四。

  “癸!”

  蓦地,青雾从背后缠上了癸。

  “人家的第一次,癸准备何时要?”

  “你真是让我等得最久的人。当然就在明天的月圆之夜了,再等下去的话,我下身都要忍到爆炸了。”

  “胡说!一天到晚跟她们胡混,哪里有忍过了?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

  “好。明晚上半夜,我就要夺取青雾的第一次,下半夜就是青霭的打屁股大会。”

  “你要手下留情呀!我可不想换回来时屁股还在痛呢!”

  “呵呵!这要看青霭那家伙表现如何了。”

  “明晚很让人期待呢!”

  悠闲的生活也只能到明晚为止了,教训完青霭之后,癸得要她这军师为未来做准备。

  为了自己的复仇,为了替薰救出她母亲,都需要有一支大军,一支足以击破任何阻碍自己前进的强大兵力。除了钱和粮食等必需之物外,癸知道还需要很多的人才。

  在自已前面,七大洋、二大洲正等着他去征服和劫掠,另外还有数不清的美女,有待他去猎取回来。   


另类小说 武侠古典 性爱技巧
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人妻交换
情色笑话 都市激情 女生言情
龙腾小说 少女漫画 图文资讯
18H小说 成{}人贴图 性趣套图
喜欢 ()or分享